萨穆嘉纳:对GARY FELL的采访

Gary Fell 的生活一直围绕着设计和建筑展开,在他成长过程中,他身边的人培养了他对创作有形艺术作品的兴趣。谁会想到这位享誉世界的建筑师在他的成长期中首先走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按照标准的学术路线,Gary Fell 获得了哲学学位。幸运的是,他仍然追求他唯一的激情。在他修读他的第一学位时,他发现了构建东西的喜悦。他在剧院工作时,就开始接受朋友们的请求,为他们的剧本做出戏剧制作布景设计。

这就是一个更大目标的开始: 创造出真正世界级的设计。

我们与 Gary 进行了简短的交谈,他与我们分享了他的一些设计理念,以及在萨穆嘉纳工作的感觉。

 

作为设计师,你从哪里获得灵感呢?对你的设计风格最有影响力的人是谁呢?是否有特定的作品对你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Gary Fell: 对于第一部分,而且这不是为了回避问题,答案就是几乎任何地方 – 我认为我们就像海绵一样,不断吸收影响,以至于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建筑风格上,对于我所喜欢的,我是很“天主教”的 – 基本上我喜欢所有的好东西 – 所有的时期/风格在某种方式上都让我感兴趣。我从任何地方都能得到灵感和想法,但没有一个地方是特别的。也许我看到的第一座真正让我感兴趣的“现代”建筑是Mies Van der Rohe的巴塞罗那馆[原文如此],但毫无疑问,参观Le Corbusier的2栋建筑物,可以说就是“恍然大悟”的时候,第一是巴黎的Maison La Roche-Jeanneret,然后同年晚些时候就是Ronchamp Chapel,在那里,我居然被邀请来看一个合唱团的即兴表演,当时他们正在前往苏黎世参加一场音乐会的路上,突然发起了巴赫 – 除了合唱团之外,大楼里只有我一个人 – 好棒。此外[原文如此],我非常佩服Oscar Niemeyer的作品,并且对野兽派艺术持有着迷,而且从罗马时代中能找到很多灵感,但事实上,正如我上面所说的,我真的可以在任何东西和所有事情上找到兴趣和灵感的 – 重要的是(原文如此)做得很好。

你如何开始每个设计呢?你用什么方法来作出你的艺术作品?

Gary Fell: 我的出发点总是是场地条件 – 地形(或者当然城市环境)是什么样子的,太阳从哪里来的,我们是否有重要的树木或类似物 – 这些就是(人们希望)能影响到建筑的外观的基本条件。(对我来说)有某些“先天”想法如穿过通风设备(through ventilation)的最大化,确保建筑不受窗户上的太阳辐射,在本地和类似地方采购尽可能多的材料 – 例如在萨穆嘉纳,由于建筑物部分是从山坡上挖掘出来的,因此我们决定在设计中使用挖掘出来的岩石作为主要组成部分,甚至在屋顶的部分地方上使用碎石来代替砾石层。当然,在我们的许多项目中,像萨穆嘉纳一样,景色是至关重要的,隐私也是 – 所有这些条件都成为过程的基本组成部分,这是设计的起点,还要用客户的说明来对照。不管怎样,所有这些都凝聚成一个设计。 我画很多东西,往往会通过这种方式探索所有概念(我相信许多建筑师这样做),逐渐达成最终的作品。 在办公室内,所有的项目都是在3D程序中开始生活的(按照我的草图),在这里一直进行工作直到我们相信我们有了一座好建筑。

 

(在设计方面上)你如何描述萨穆嘉纳?

Gary Fell: 事实上。。。这是[原文如此]我从未做过的事情。其他人可能会把它形容为现代热带或其他什么,但它在许多方面对我来说是一种对风景的练习。我想让这些建筑物成为山坡的“一部分”,并让绿色植物覆盖尽可能多处地面,将花园和室内空间融合在一起,[原文如此]以尽量减少内部和外部之间的差异。在许多方面,这是对山坡梯田建设的一种巨大练习,就像一个种植水稻的农民可能做的那样,只是使用的是大量的混凝土。

 

你想让客人在萨穆嘉纳时感受到什么?

Gary Fell: 随便他们喜欢什么就行,但我认为这些房子是平静的,安宁的,而且我喜欢人们在我的作品里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因为这就是这个设计背后的想法。不过同样的,一旦你享受够平静与安宁,它们就是很好的派对场所 – 谁能抗拒一个好的派对呢?

 

在萨穆嘉纳工作时,你最显着的事件是什么?

Gary Fell: 我得说在项目开始的时候遇见了我的妻子。有了几个“显着的事件”,有些有趣的,有些不那么有趣的,但不可能超越这一点,不是吗?

 

Back to top